衿郎

🥕🥕🥕🥕

【旼狼】flock


真的,好久没来这个号了。
这是来源于现实的一个梗,希望各位姑娘眼睛放亮点。
送给@hotmelon_  的小短打 没有逻辑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(珍映,学长他发了ins诶。)
(图片)
(图片)
裴珍映这会在上选修课,书包就叠在腿上,大概在看到截图的时候还能有个支撑和安慰。他重重舒了口气,把手机黑屏,丢在旁边的座位上。还好没什么人和他一排坐,也不至于看到他的窘样。
早就想到了呢。
黄旼泫,我又不傻。




釜山机场。

裴珍映在降落前几秒,偷偷掏出手机急匆匆地看。kakao上的同级好友消息轰炸,给他传了好多偷拍来的学长照片。

(珍映呐!吉他社社长超帅!)
(ㅋㅋㅋ回校就入社!)
他笑着回复,脸上暖洋洋的,闲着的手指捻着空调毯的毛绒布料,究竟在笑什么呢?他也谈不上来有多奇妙,就是一方小天地被填满的感觉,那人在照片里,腿上架着棕色木吉他,只是在调音的简单动作,也被他翻来覆去看个好几遍。
这是黄旼泫,迎新会的时候就映在他的脑子里了,再普通不过了,这样的桥段,他竟也成了那种念念不忘的痴人。

(要我介绍一下机型配置吗?hh)

那边好友还在唠嗑,他却有点累了,索性掐了屏幕不去理会,提了书包就下飞机,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早就被温暖填满,像吃了米纸包着的水果糖。



旅游书上这么介绍釜山,白翎羽的海鸥还有像怀揣了一把相思红豆的模糊心情,他此刻只是偷着笑,像是早就和自己期待之人撞了还满怀,还把七零八落掉落出来的高兴全部装在他们的口袋里。

“珍映!”
他回头看,黄旼泫早就候在那里了,还没开春,他罩了件厚卫衣,显得格外生动。裴珍映笑自己用这样的形容词去描述那个跑过来的人,脸上早就变得春意盎然。

“哥!我飞机误点了。”他抱怨,语气也不自觉地放软,“好在没有太晚。”
黄旼泫只是笑,还伸手揉了他的后脑勺,像呼噜猫咪。裴珍映没来由的看手表,上边一个小巧的米老鼠指示着时间和日期。
“2月26号今天是。”他小声嘀咕着,然后再抬头看一眼对方。“要半年了呢。”
“所以才把珍映叫过来呢。”
“你看,这里是大海,在过去一点就有码头和港口,都是我小时候就见过的场景,这所有的一切都想和你分享。”
“我喜欢你。”
他们异口同声地说。






(甜小奂生日快乐!)
下面配图是几张黑白的相片,主人公自然是吹蜡烛的寿星。只不过角度选的正好,到有点艺术照的氛围,也不像是在许平常的生日愿望了,到像在许谁一世安好。裴珍映不想悲天悯人,还是自己可怜自己比较好。
他打了几个问号给备注是“黄学学学长”的人发过去,然后配了一个生日蛋糕的emoji表情。再往上翻,聊天记录的时间已经是几天前的了,倒推着看了一会,竟然翻到两三月他们互相摊牌的时候。
(珍映呐,如果这件事我提前和你说,我们大概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。)




裴珍映怎么会不知道呢?




那是他们在一起八天的时候,他碰巧遇到一起走的黄旼泫和金在奂。他当时就明白了那种造物弄人,那种不公,或者可以算是看到了真正笑得开心的黄旼泫。
“你来了?”他有一瞬间的惊讶,也没有把刚才的喜悦隐藏,反而推了推旁边人的手臂,“这是金在奂学长。”
裴珍映点头,乖巧地问好,他知道早就不能改变了,那还不如在自己霸占着他的时候,多享受一点来之不易的快乐。



(过生日而已,二十岁,成人礼。)
他说的严谨,就只是在解释这件事情。其实裴珍映到希望他慌乱不堪,连着发他好多条语音,结巴着和他解释,求他原谅,这才像一个被抓包的可怜虫。但从来没发生过,他以为自己能够理解,好像那一句“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”哪里都适用,保质期无限延期。
(你知道的吧,我认为这个生日挺重要的。)
他又发过来一条,裴珍映不准备回复,他看着自己的桌面亮起来又暗下去,还淡定的拿了一支黄色的荧光笔画了书上的重点。大概没关系?他想着,自己还能完好无损地坐在这里。





“学姐,我可以报名吉他社吗?”
他小心地问,那学姐笑得眉眼弯弯格外爽快,舞台上是黄旼泫和金在奂在整理乐器的响动,他抬头看了一眼,满是憧憬。如果我站在他旁边就好了。
他加了好多社里社外成员的sns,最后还是曲折找到了黄旼泫的。那人用了一个瘪着嘴的桃子做头像,整个脸皱巴巴的。他大呼可爱,现在想想,才大致想出个缘由,反正一切喜好总与他无关,第一优先级也从来不会是他。
难得组织活动,他留到最晚,看着周围的人迫不及待地收拾东西,嚷着要去吃乌冬面,黄旼泫打发走别人,转过头来看到他,也是一脸难以置信。
“你是新生吧,怎么不提前走?”
“学长,我喜欢你。”
他冲昏了头脑,好像不想再处心积虑一步步靠近他,跟在他的脚印后面走路。反正也是他自己当时做了这么多,只为接近他,那结局难看也和那人无关。算是他自己偏要挑战,偏要去和稳操胜券的人夺那一点点概率的胜利,结局也是他自己摔得惨,多难看。
你瞒着所有人在爱谁?
不值得。



(还要再见面吗?)他打字发过去,信号不好,小圈圈转了好久才消失。那一瞬间他又后悔了,为何要这样撕破脸皮,他自己多爱一点就好了。
(对不起。)
滥情。他心里骂,大概知道自己吃准了他,爱惨了他。
(你没忘过他吧。)
黄旼泫没有回复他。估计在忙,他试着为他开脱,找借口,但又说服不了自己,这么苍白无力,先暂且相信吧,反正从头到尾揣揣不安的就他自己一个。
(我还喜欢他。)




裴珍映突然看了一眼手表,算不清这是在一起多少时间了,但一定是以百为单位的计数,那还落得这么惨的下场?真有你的。然后他又去看手机屏幕,那里没有再重新亮起来。
我该对谁生气?或者说本来就是我不配,偏是要挤在那里里外不是人。哪怕我再问他,也是旧事重提,嫌烦,还不如不看,眼不见为净,他们一方乐土岂容我去打破?
你似乎从来就不属于我呢。




没关系,他合上书,打开他和同学的聊天框。
(我不想入吉他社了呢。)






end

评论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