衿郎

🥕🥕🥕🥕

(泰锡)青梅

金泰亨  郑号锡

出道十年设定短

注意避雷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那天他的经纪人像是吃了火药一样,举着个手机疯了一样地催他。“快点,快点。”金泰亨对待事物都懒懒得不提兴致,就瞥一眼魔怔的中年男人,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应答。他接过cody递过来的沾了卸妆水的棉花,加快了手上的速度。

他出道十年了。

 

 

 

防弹少年团是怎样的存在?他记得上次解散发布会上,披散着头发的记者尖锐地问他们。她枯燥的发尾看上去好久没做柔顺了,金泰亨不着调地开小差。他听到前队友用“神话”“奇迹”诸如此类的字眼来形容他们年少轻狂一起做的梦。他眼光看到那个重新染回黑头发的男人握住了话筒。那个时候解散专里,添了好多高难度的动作,光是他们几个年纪小的都做起来很吃力,还基本不得要领。孙成德犹豫着要不要换动作,却被郑号锡拦下来。他青着两个眼窝,“别了,都最后一次了,以后说不定都不跳舞了。”那个时候金泰亨才突然多了那种失去的感觉。郑号锡终于开口说话了,温柔的很,还是那种阳光酥脆的声音,但让金泰亨凭空听出来一点坚强和惋惜。

“是毕生挚爱。”

 

 

 

金泰亨觉得他小时候经常做梦,现在长大了,睡觉的时候反而死气沉沉的。郑号锡笑着闹他,他也只是闭着眼,哼哼几声把那人的小身板揽在怀里。都说做梦是因为现实里存着遗憾,他却极少在成年之后做梦,心下一揣摩便多了几分以为,忙内急匆匆地把话筒塞在她的怀里,这么一看就剩他没说感悟了。他也用几句差不多的话可逃过去,却捕捉到了郑号锡投过来的眼神,立马移开,两个人连个照面都不算打,尴尬的很。

 

 

 

要说他什么时候下定决心要和郑号锡各走各路,还是那次七个人协商过解散舞台的惊喜event。他们几个哥哥说要不有始有终,你俩新人王就亲过了,现下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,在亲一次给粉丝留一个念想也好。他自然全盘接受,那哥都和他做过更过分的事了,害怕亲一下就了事的粉丝福利?郑号锡却说什么也不肯,他万般推脱。后来朴智旻满脸无奈地说:“我们就开个玩笑,哥你什么时候这么over了?”他盯着那人完全素颜的脸看,他喜欢郑号锡不抹脂粉的样子,那种寡淡的美丽。这下他那用微笑全副武装的样子又出现了,他拍一下朴智旻的脑袋。

“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些的。”

金泰亨说不上来当时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。郑号锡避开他的视线不去理会,和平时没两样的去和忙内line剩下的两个人打闹。他坏了一天的心情。过犹不及,那个时候他们偷尝禁果的时候,郑号锡就劝他及时收手。他只是胡搅蛮缠地去咬那人的舌尖,耍着赖,像哈巴狗一样不肯从他身上起来。这么想好像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作怪,彼时的冷淡氛围也是他活该。

 

 

 

 

他立马从皮质的沙发上站起来,主持人面对突如其来不知如何接场。金南俊冷静地看他一眼,“我们v好像准备了一段感人的发言呢。”底下的媒体都笑,但他的表情却像吃了青梅一样酸涩,郑号锡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猛然转头看他。

 

 

 

 

晚了,他的第一个字已经从嘴巴里蹦了出来,接下去就是一句贯彻心扉的整句。

“我爱郑号锡。”他说。

“我的挚爱是郑号锡。”

那一刹那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他,像是再一次集结了全世界的目光。别的偶像用这一次机会来向世界介绍自己的专辑,他却用来向世界倾诉自己的爱情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郑号锡当时脸变得惨白,他回头看他,眼里是难以置信的神色,他徒劳的张了嘴,想要解释但发不出声音。公司高层出来解释的时候,金泰亨已经和几个队友一起被带下了场,他溜到郑号锡旁边,想去拽他的手,告诉他自己的勇敢。郑号锡只是冷冷的看他,控诉他的愚蠢。

“你这是做什么,团队的利益都比不上你的小情小爱吗?”

他想提醒郑号锡,为什么收到他的告白却一点不高兴,他们就不能做一对劫后余生的情侣,丢下那些繁絮的事情,去大胆地爱呢。他清晰地听着负责人在舞台上收拾着残局,但不如人意。那一刹那,新闻通稿大概就漫天乱飞了吧。

“我们不能丢掉这一切,用金泰亨和郑号锡的身份一起生活吗?”

“那他们做错了什么,你为什么不肯给大家保留一个美好的结局?”

“我只想着你。”

“疯子。”

没有破镜重圆,梦想也变得残破。

他们在那一次事故之后,便断了完全的联系。新闻底下也不是完全的恶评,也有鼓励他重新开始的,只是这一点点的温暖也不足以把他完全冰冻的内心融化。

 

 

 

他拿着化妆棉的手顿了一下,这是他解散之后第四次回归了,但很显然,没什么成效,他看着那些原本一起踏上顶端的队友,都收获不小的成功,不大不小,至少是让自己满足的生活,唯独那个被他牵连的人,像是沉静到了水底,他托人问了,才发现是去bighit当了舞蹈老师。平平淡淡的,都不像是那个时候嚷着“我们一起拿大赏”猖狂的少年。

是我不好。

 

 

 

 

“等会可视电台结束了,还有什么活动吗?”

“没了,你别再给我耍滑头了。”

经纪人明显就在拿他以前的事告诫他,金泰亨也知道这个公司是冒了多大的风险才接纳了他,这一切都得珍惜了,他想着,连带以前那人。

是那条带点上坡的路,金泰亨记得那次新年里,郑号锡和他一起走着回宿舍,恍惚间,那人就塞了个手机在他的手里,嚷着“那个窗户好可爱!要拍下来给粉丝看!”他匆匆地摆好姿势,还小心地把金泰亨的口罩扯下来,遮住下巴上发的小痘痘。金泰亨原本想说你怎么样都可爱,却在那人百般催促下无奈地举了手机拍照。他甚至现在回想起来的时候才意识到,防弹,这个梦想对于郑号锡来说,是怎样一个存在。那一点点练习,写歌以外的念想都是围绕着粉丝来的。

大概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会找个万全之策,把你和你的梦想都护个周全。

 

 

 

“5,6,7,8,。”

金泰亨凑在练习室的门前面不敢进去打断他们,他听到郑号锡卖力地喊着拍子,大概是在训练那些新进的孩子。那人一如当年,哪怕许久不见,他也描绘的出那人深刻他脑海里的样貌,是宛如水光山色一样的秀丽。

“智泰啊,这么跳不对。”

他说话了,嗓音还是以前的样子,都没变呢。金泰亨多希望他也能像他一样,怀揣着和以前没有两样的想法,他们能够冰释前嫌,重新抛弃时间,好好地相爱。

看看我也好。

金泰亨原本想着提早出来,避开郑号锡的下班时间,却被他突然打开的练习室的门吓得不轻,他直接对上了那人一下瞪得老大的眸子,然后害怕的不知所措。

“嗯,我就来看看你。”

金泰亨没忍住又说了句话。

“你还好不好。”

“你要和我细聊?那我去放了孩子们。”

郑号锡表情淡淡地,转身又进了那个他们最为熟悉的练习室。

 

 

 

这是他第一次进郑号锡的小公寓,他们那次乔迁宴都没有邀请金泰亨,显得他孤身一人得格外可怜,和这个格局变化错乱的世界第一次有了界限。他嗅到空气中还是飘着郑号锡最喜欢用的身体乳的味道,和他以前拥着郑号锡撒娇时闻到的一模一样。金泰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习惯原本满溢的怀抱变得空落落,失去了原本温馨的味道。大概郑号锡教会他改变,让他变得猛撞,却不做那个系铃人,让他的生活变回正轨。

那人穿着朴素的卫衣,灰尘在灯光下面团起来,把他整个人都显得软趴趴的。金泰亨突然体悟到,如果他们还是好好的,那现在灯光下的郑号锡就是平凡的样子,等他劳累一天,然后归家,和他说一句辛苦了。

“让我做个梦吧。”

他呐呐自语。

 

 

 

郑号锡看了他一眼。

“这么多年,你觉得我也该放下了吧。可是我偏偏是个念旧情的人,你看我的身体乳从来都不换,我都不曾离开过bighit。”

金泰亨敛了气息,认真地听他说。

“我都期盼过,哪天你会回来看看。”他掰着自己的手指,好像平静地只是在陈述一个故事。“我和自己约定,你哪天回来,我就和你说。”

“我从来没有讨厌过,从始至终。”

“我一直喜欢你,但我也看重那个团队,直到我自己没法摆平自己,我一直想要靠近你,我顾忌不到这么多了,我……”

金泰亨截了他的话头。

“我喜欢你。我的挚爱是郑号锡。”

他哭了,先是红了眼眶,然后眼泪开始在眼皮里打转,大概和水晶一样,易碎,但是美得让人窒息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快点亲吻你的爱人吧,别让他等急了


评论(4)

热度(26)

  1. sealcaroneil衿郎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