衿郎

🥕🥕🥕🥕

巧克力 黄旼泫x朴志训

避雷注意
用了angel beats的梗







“这里是死后的世界。”



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黄旼泫看到那个春意盎然的笑脸,他弯了眼角,咧开一嘴小猫一样的白牙,他是烂熟于心的样子,不像自己因为从天而降多了份局促不安。那时候他染着偏淡的棕色,显得他皮肤有点苍白,但不碍事,一双缀了星光的眼睛闪闪发亮。








“死不掉的,哥。”


朴志训吊儿郎当地挂在椅背上,好笑地学着他割腕的动作,没了猴急,反而多了份嘲讽的鄙夷。黄旼泫自诩动作很潇洒,只是那流了一地的鲜红和那迅速愈合的伤口明显对比,反差显得特别不尽人意。
他拗了一半的巧克力棒递给黄旼泫,正色。但脸颊绯红,藏不住情意绵绵的眼睛里了然的笑意盈盈。



他们站在楼顶上。
黄旼泫早就过了穿校服的年纪,但他看着底下那些明摆着就无忧无虑的人,凭空觉得嫉妒。朴志训的校服小他一号,他手肘纽不上扣子,翻出里面的白衬衫拖在外面。忙忙碌碌,他们在晚霞变红的时候急匆匆地赶出校门,新的一天又回到这里,几个眼熟的消失不见,不认识的会填充进来,周而复始。
朴志训笑他穿了校服像衣冠禽兽,然后不羞不燥地叫他欧巴,撒娇要买巧克力吃。

他难得正色,这次他拍了朴志训的脑袋,叫他安静。




“为什么我们走不开?”

朴志训咬着笔杆子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,练习簿上的数学题从来没有变过,他抬头盯着黄旼泫的眼睛看,眼底一如既往的嬉笑但他的声线沉了下来。

“你有心愿吗?”




“歌手。”



黄旼泫觉得自己死前很惨。
他的价值的确发扬光大,但确实在他看不到的时候。时机,不可否认的重要,但他偏相信努力的奇迹。出道的时候一炮而红无奈星陨划过天际,徒留几秒的闪烁,他便消身匿迹了罢。
朴志训拍拍屁股站起来,他扯了扯秋季校服的外套,拉平褶皱,收敛了眼里虚华的笑意。他找班里的干部拿了张表格,把黄旼泫的名字端正地写上去,再双手举到黄旼泫的面前,带了点讨好的意味,像讨食的奶猫。
可是他表情却变得寡淡,小声嘟囔着什么。


还是不愿意留下来陪我啊。


朴志训总是自认倒霉,他见过无数个本质一样但个性不同的黄旼泫掉到这个世界来,谁叫他栽了一截,就像拔萝卜的兔子栽在一个坑里。他将自己奉献到最大化,领他们回去,感情毫无保留,但好像换不回什么。
他可喜欢黄旼泫了,贯穿了这两个不同的世界,可神明却好像没有把他的真心化作嘉奖,反而倒是惩罚,关于那人他分毫不忘,像是嵌进了意识,叫他心口生疼。



“滚开。”


朴志训瞥了眼其他学生,他们无非都是规矩地把校服领口系好,然后平淡无奇地来,平淡无奇地走。他自己不愿认栽,缴着一股蛮劲,非要和意识里的黄旼泫过不去,好像那样他就可以善终,可以离开。没人叫他这么做,他看遍这里,就他一人胡搅蛮缠罢,竟是一人摸滚打爬。
欺负别人的事他不做,硬要碰上在前世就是小混混的人他也不会不管,天生挺直的腰杆,不会屈从。那人高马大的男孩揪了他的领子叫他让开,可他平白无故想着黄旼泫,想着叫他练歌,想着他的一切。
分神。


黄旼泫从里面走出来,他年纪看起来比朴志训这一辈大,不苟言笑的时候很冷。他挥开那人的手,把朴志训扯到身后。
“反正也不会死。”



他到底对于朴志训抱了什么感情,他也拿捏不准,好像就是该这么做,把这个糊蹦乱跳的小兔子压在怀里宝贝起来,不让外面的纷争伤害到他一毛。本身是没有这么多怪异的想法的,都怪朴志训。
他看着那个赖在沙发上的人,笑得眯了眼。






“想听我唱歌吗?”


朴志训心里翻白眼,心说我都听了这么多遍了,你哪来一点真心实意。但他明里还是勉强点了头,晶晶亮的眼神。他再一次觉得爱情很神奇了,哪怕他见了黄旼泫这么多次,好像喜欢的感觉却从来没有消失过一样。




后来他看到那个挺拔瘦高的男人站在舞台上,唱着他以前最喜欢的歌。灯光暖黄,他像是吃了一罐甜咖啡那样的餍足。黄旼泫温柔地对着站在后台黑暗里的他笑。
他说:“志训啊,我在唱歌。”


“志训啊,我喜欢你。”




他们像是约好了一样,变成代码要消失不见。黄旼泫抓住了朴志训一向暖热的手,问他缘由。那人一向是嬉笑的眼睛,挑了眼尾的柔情,安然盯着他看。

因为我希望你能喜欢我啊。

我们转世有缘再见。




咔吱咔吱。像是小兔子啃胡萝卜的声音。
黄旼泫一转头就看见那孩子占着他的化妆位,偷吃他的巧克力棒。朴志训他有点掉妆,但唇色还是嫣红的。

“志训呐,快点,我们要准备走了。”

“旼泫哥,等我一下。”
他巴巴地求着。


神差鬼使,黄旼泫走过去,揉了那孩子绵软的棕色头发,不成器地叹了口气。

“当然等你,明天还得给你去买巧克力。”
















评论(16)

热度(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