衿郎

🥕🥕🥕🥕

【丹昏】逾期不至

七夕快乐
姜丹尼尔 朴志训
避雷注意 彼时彼刻姐妹篇

注: 其实和彼时彼刻是没有剧情上的关系的,只是用了吸血鬼+abo的设定



“所以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姜丹尼尔用右手撑着头,沉着脸色偷摸着打量朴志训难堪的样子,他右手手指敲了敲玻璃台面,像是要唤醒那人出走的精神气。抽抽鼻子,一股小橘子的味道弥散开来。
朴志训一抬头,就被男人的眼神抓了个满怀,他又偷偷地低下去,收敛了自己在空中荡漾的气味,咬了咬牙。那男人滴水不漏一样藏得极好,原本来势汹涌的月桂像是没了踪影,好像只是他自己一厢情愿了。

姜丹尼尔看着,那人本就是一双含情的眼睛,此刻多了点委屈的水光,更要把他藏不住的真心实意逼出来,他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,压下声线装凶。



“你为什么自己偷溜出去。”
“你想想,万一你被什么老妇人用大蒜砸中了,或者你又吃了什么不该吃的,进了别人的棺材…”



朴志训好像在屏气凝神。

“我不是只活了一百年的小可怜。”
他龇牙。






那天开了早集,满街飘着香蒜面包和黑咖啡的味道。
按常理来说,经过难得一夜的饱腹,朴志训总是会躺在在姜丹尼尔的床上,四仰八叉的,欺负那两只跑来跑去的小猫。他分不清那名字,总是皮特鲁尼的乱叫一番,看他们瞪着绿眼睛满怀期待地跑过来,再一脸惺惺地走。
他不习惯做小伏低,哪怕自己身上早就一股月桂和橘子混合的味道,也不肯在情浓时刻巴巴地叫一声那人的洗礼名。姜丹尼尔咬了他的耳垂逼他出声,像他逗猫的那种方法,他软乎乎地唔咽,敷衍那人满怀期待的神情,暗自绞了劲,也不吃亏。


“小不点真坏。”




他回头看了一眼睡到昏死的男人,溜出他们教堂的小阁楼,蹲在红瓦檐的屋顶上看那些纷纷扰扰的人群。
他盯着一家面包店的女老板来来回回的搬那桃心木做的面包架子,鄙夷地摇头,那气味哪怕搁置十几余里都直冲他来,恼人还刺鼻。他开始祈祷姜丹尼尔一如既往的好睡,别被这味道扰了清梦,还发现他的出逃和他算账。朴志训嘟着嘴苦恼,到时候窝在他怀里撒娇会不会让他解气一点。




姜丹尼尔在朴志训抽身的时候,就醒了个半分,只不过他上下眼皮懒得睁开,以为小孩只是和他的猫寻乐子,无意放纵自己赖了一会儿绵软的床铺。他半晌被惊得跳了起来,抓着窗台那大理石的台面不知所措。
他闻不到橘子的味道,像是抽离了整个房间里的熟稔,把陌生的后怕浇得一滴不漏。朴志训什么时候这么大胆子,变着法子抓挠,叫他心痒痒。
姜丹尼尔倚在窗旁边看了半天,鲁尼在他怀里睡了几载也没等着朴志训回来,他看到外面一队黑斗篷的人匆匆地掠过去,就知道事情坏了。




他记得以前也是这样,那次是他在人类意义上的成年。他不听母亲劝了半宿的忠告,大概就是为了凸显自己成长起来的男子汉气概,独自一人溜了出去。

好巧不巧遇上了那队黑斗篷的人。

在生死里走了一遭的事,他不想让自己的爱人重温。




说来也好笑,朴志训全身浸润在暖洋洋的空气里,他学鲁尼伸懒腰,感觉松了全身骨子的劲,下一秒就被突然变暗的周遭吓了个满怀。
他抬眼看看那个似乎刻意在他面前强调身份地位的人,虽然是他不熟悉的人类气味,但好像还是无害,只是夹杂了一点温柔敦厚。很高,但比姜丹尼尔矮,他在心里暗自诽谤。

“你是吸血鬼?”
那人问他,但好像对自己的业务还不熟练,语气里满是不确定的疑问,可怜地等他自己确定。

“当然不是,我妈妈还等着我呢。”
朴志训面不改色地扯谎,盯着那人被太阳折射的通透的褐色眼眸。

“快回去吧,我们都在忙。”
他看了朴志训半晌,还是犹豫,但不免下了逐客令,像是驱逐不听话的小孩。他没有半点余地地回头离开,碰上大部队的几个同伴,他们敛了好奇的神色往这边看,那人连忙地挥手,推说这边只是个晚归的小孩。


姜丹尼尔晚一步到了朴志训的身边,那熟悉的气息铺天盖地地压下来,罩在朴志训的身上。他黑着脸不说话,只有拥抱。好像是要融了他的骨血,把他生吞活剥地吃进肚子,永远藏在心里不放他出来的那种决绝。然后是暴风雨袭来的吻,他托着他柔软的面颊,不容他逃跑。朴志训有点后怕,他好不容易从那些人手里解脱,姜丹尼尔又毫不在意地把自己吸血鬼的气息弥散。



“停下,和我们走。”
他看到拥着自己的男人眼眸变得通红,但又像偷了腥地猫带着一点狡黠。那群黑斗篷的人骚乱,谁都不敢走到前面来,只是乌泱泱地团在一起,面面相觑地盯着他和姜丹尼尔。
“谁让你们欺负我的小孩?”
他声线有点发抖,但冷峻。
“哪个人?”


朴志训不愿把那段经历重提,他看到漫天的红色,以至于他都分不清自己闻到的血腥气究竟来自何方。他看到姜丹尼尔站在他的面前,他想辩解其实没人欺负他,但是那一刻从他身上透出来的肃穆气息叫他住了嘴。
那人只是在一切平定之后,用一双红透了的眸子看他,他的泪痣突然显得妖媚,仿佛提醒着朴志训的理智。

“以后可别偷跑出来了小不点。”




朴志训想了想,还是站了起来,环住了那个坐在木板凳上的男人。
姜丹尼尔的头靠在朴志训的肚子上,那里还不是腹肌,依旧是软绵绵的肚肉,格外可爱。他像皮特一样地呼噜呼噜,蹭了蹭朴志训的手掌,橘子的味道仿佛已经透在衣服软绒的棉质布料里,他很安心。

“丹尼尔。”
他不如平常叫了那人的洗礼名,好像现在这一刹那就是神圣光辉的时刻。
“我以后不偷跑出去了。”

姜丹尼尔闻言抬头。
“我们一起。”
他握住了朴志训的手。

评论(9)

热度(1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