衿郎

🥕🥕🥕🥕

【VHope】夏日最终章


金泰亨 郑号锡








“曲不成曲,调不成调。”


郑号锡一把推开面前的键盘,懒得再看一眼闪白光的电脑屏幕。房间里面还有点熏香留下来的余味,到越发衬着他自己可怜兮兮的,月末还不得休息,累给谁看。那时候醉了满口胡话,扯着嗓子吼,说轮着顺序也该他出混音带了。他看到满座相熟的staff好笑地看着他,只有闵玧其和金南俊抛了啤酒瓶,抬头看他,大概是可怜的眼神。
也不是生来完美,他就存了一番念想。郑号锡自诩跳舞不错,担了舞蹈队长的重任,但每次都跳着编好的动作,还要负责队友的步子,兴趣缺缺,不如以前在地下那份自在。练习生也知道他私下不苟言笑,见到他都抿了嘴唇,弱弱问候一声就散开去,从来不自讨没趣。
他整个人浸润在飞出去的思绪里,电脑待机黑了屏,就剩下作业室里一盏橘黄色暖光。想到有趣的时候,他压下嗓子笑了,手指蹭在下巴上,留了点他经常喷的香水味。



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,一瓶还透着凉气的草莓牛奶叩在他的桌上。因为气温差异的关系,瓶身开始冒水珠,他害怕滴到电脑键盘里去,忙抽了身旁的纸巾包在上面,这才不慌不忙地抬头看看来客。那人裹在一件平常的优衣库t恤里,胸前的思努比无辜地朝他笑,但肩膀那里像是小了一码,紧梆梆的没有什么褶皱。
郑号锡是高兴的,他好像有千万种话要和那个来人分享,但看到他只是笑了笑,然后蜷在沙发里打盹,憋了一口气。
最后就化成一句软了几分的责问,像是撒娇。

“泰亨你又偷穿我衣服。”

那男人只小他一岁,但是耍赖的本事,就像他刚刚开口说话的侄子一样,平日里也没个大小,幼童一般的稚气。偏偏他面孔疏朗,单眼皮的眼睛却是细长,卷了几分情意,盯着郑号锡的时候,眼波渺渺,郑号锡总是受不住,第一个移开目光看向别处。他声线也极低,总不过就是情意绵绵的样子。



郑号锡又重新想了想他和金泰亨刚认识的那段时候,是前辈和后辈。他那天半夜想回练习室取东西,半路弃了金南俊,一个人骑自行车赶回来。去地下室的时候,漫上来的味道还是那股老大楼腐朽长年失修的味道,他闻得惯了,透着一股亲切的意味。没等他下到练习室门口,咚咚的节拍声就响起来了,他吓了一跳,想着是新招的一批练习生,给自己壮胆。
他第一次看到金泰亨。

他一个人跳舞,虽然步子怎么看怎么变扭,但他脸上的表情,是郑号锡羡慕的那种自由和勇敢。像他在地下battle的时候,初生牛犊不怕虎一样,特立独行凌驾于普通之上,但又独一无二熠熠生辉。

“郑号锡前辈!”

金泰亨那个时候看到镜子里冒出来的人影,惊喜地喊。他说了好几遍大发,眼里也是不敢相信的神色,只是那满溢的欣喜之情把郑号锡烧得不知所措,耳朵红得要滴血。他匆匆取了自己掉的东西,微微向那个男孩子示意,就忙着要跑出去,也不知道是触景生情也好,还是害羞使然,他哑着声线。

“以后如果你poppin跳不好,找我吧,我教你。”

甚至不留时间给自己脸红,他麻利地一转身,把那人满肚子的兴奋和惊喜全部忘在脑后,像收了情书的小女孩逃也似的溜回自行车上。他背脊冒汗,好像吃了一把满是甜味的软糖。




现在呢,他甚至不再花时间研究国外街舞,金泰亨也不像以前那满是梦想的愣头青,但是他们却真真切切地生活在了一起,这或许成了乏味日常里的点睛。



他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身子,金泰亨从后面把他拥住,鼻子软滑的从他鬓角蹭过去,埋在衣领口,小孩赌气一样地大口呼气,或者是跑了几里路的老狗,呼哧呼哧地喘气。郑号锡觉得好笑。

“别闻了。”他说。
“都是一个牌子的洗衣粉。”


“你不懂,这样安心。”
金泰亨闷闷地出声。他牵起郑号锡的手,把手指插进指缝,然后十指相扣。
“回家吧,我困了。”




金泰亨简单的把他所爱的一切和割舍不掉划等号。他可以连着几顿吃炸酱面或者汉堡王的套餐,但就是不能忍受豆子,那样的就是不爱。郑号锡从前辈模凌两可的转化为恋人的时候,他本着不想改变的懒劲,犹犹豫豫了一会,最后还是忍不住向自己妥协,黏在那人旁边撒娇。
他要吃草莓也好,把豆子挑出来塞进那人的饭碗里也好,就摒着一种郑号锡肯定纵容他的信念作祟,他无奈地叹气或者可怜巴巴地瞒着其他队友下楼买饭也好,把金泰亨本身柔软的心肠灌了满怀的温暖。
他记得那次外拍夏日,公司择了一个人迹罕至的海岛。郑号锡偶尔坏脾气也是不恼人的,至少他们几个年纪小的不放在心里。人家推搡了他的沙堡,他也是低低叹了气,再任命地重搭,那细白手指插在沙子里格外好看。所以第一次见面,他就认定了郑号锡的心善至美。
那样秀气的样子,他怎么舍得割舍。



“我一直支持哥写mixtape 的。”
他被吞没在夜色里的身影突然飘出这么一句话,让郑号锡措手不及。
“什么?我到现在也写不好,粉丝也催,公司倒是不急,但懒懒地不上心……”
郑号锡还欲絮絮叨叨地说点什么,但是噤了声,瞅着看旁白那人的眼色。他忽地转过身子来,他们虽然身高不差多少,但金泰亨绝对的压迫气势叫郑号锡慌神,他盯着那人深黑的眸子看。
“哥,你总是不相信自己。”
他才一句话就把郑号锡堵住了。复又细细地从眼角开始亲吻,在燥热的夏夜多了点青春的温度。金泰亨把郑号锡喝过牛奶的甜蜜全部收纳下来,然后用力拥抱那人消瘦的身板。他从后面揽着他走路,跌跌撞撞地,像喝醉了酒的老大爷。


“对了。”
金泰亨一个骤停,把原本走出去半米的郑号锡全部拉了回来。
“明天教我poppin吧!”

评论(17)

热度(25)

  1. sealcaroneil衿郎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