衿郎

🥕🥕🥕🥕

【单纯幻想】丹昏


姜丹尼尔 朴志训

演艺圈前后辈设定 注意避雷






(mmo或许将和maroo企划合作年末舞台。)

他们maroo企划的新人,大概是撞了大运,竟然有了和前辈合作年末舞台的机会。且不说他们自己是什么样的角色,这样一来获得的话题性,比他们自己炒作一些花边新闻都要来的猛烈迅速。
朴志训私下一向寡言,他瞥一眼那些个疯魔了的年轻男孩,只有一双眸子透亮。其他人看他又是一副不太搭理别人的样子,也不自讨没趣。
舞蹈老师招手让他出去,也是小心翼翼的样子。

“之前一段有两人solo,你让丹尼尔好好教你。”

他不愿把话说得太满,就眯着眼睛看朴志训转瞬即逝的诧异表情。
朴志训点了点头,随后又是变成了常见的柔软微笑。



单独练了没几次差不多就是合练,他们宛如赶鸭子上架一样被带到mmo的练习室。经过几年,设备也换了不少,比他们先进的多。朴志训强忍着好奇心,不像那些初生牛犊般的队友,在会社里乱晃,自己坐在角落里休息小盹。
他汗出了不少,因为冬天开暖气的缘故,贴身衣服湿了干的不快,但在25度的室温里,贴在身上到凉飕飕的。因为集训,睡眠时间很少,他又要担着solo的事,连续几天就在练习室的地板上凑合,眼皮粘腻在一起就睁不开。
朴志训想着午休时间挺长,就放任自己睡过去。

毕竟是硬木头地板磕着不舒服,他睡不安稳,反反复复在脑子里播着那首要跳的外国情歌,思绪理不干净,乱的很。他索性躺下来,勉强枕着胳膊。
做了很多梦,无非是围绕着那个模糊不清的老师形象。眼尾细长,带着颗专情的泪痣。那个高挑的男人在他面前跳舞,卡着节拍,然后有的时候对着镜子里一脸懵圈的他笑。高兴的时候他笑得眯了眼睛,像kakao里面的桃子,露了两个门板牙,挺可爱。
然后音乐结束的时候,他会凑过来,蹲下身子靠近他,问他哪些细节看不懂。虽说地板没有装地热,朴志训还是觉得自己手心出汗,被他灼热的目光盯着难受,他汗津津的脸上,那颗黑色小痣看起来格外明显,总是要把朴志训吸进什么深不见底的黑洞里去,有点眩晕。
局促的他总是避开目光,逞强说自己会了,又碍着面子要在那人面前展示一番,不是脚步打结就是晃神忘了动作,他只得停下,看那人无奈地跑去关音乐,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握着鼠标。
忽然他觉得自己的手臂被握住,扭头一看就是那人凑近的脸颊和认真严肃的神色,他身上有柑橘调香水的味道混着点汗液飘起来的热意,扑在朴志训绯红的脸颊上。他想躲开,但是身体不如他意那样灵活,像是受惊了的兔子缩在别人的怀里。

“你这小不点真可爱。”

那人爽朗地笑,然后带着他一起做那些个烦絮的舞蹈动作。他真正开始跳舞的时候,浑身上下就只剩灵动的样子,不再絮絮叨叨的夸他可爱。





“小孩醒了。”


朴志训迷糊着睁眼,看到一个人背对着他开心地朝同伴喊着什么。他肩膀很宽,转过头来的时候,又和梦里那个带着暖融融笑意的男人没什么区别。

“姜丹尼尔…前辈?”
他试着喊,绵软的睡意还没有完全消散掉,把他的声线都压了下去。
那人去饮水机那里到了一塑料杯的白水给他。

“你们公司的早就练好回去了,就你这小不点蜷在这里睡了一下午。”
“舞蹈老师叫我等你醒了,和你排一排solo。半大的孩子累成这样。”
他咋吧咋吧嘴,又突然笑了起来,两颗门牙露了出来,朴志训觉的熟悉的很。
“你在梦里挠眉毛的样子真好玩。”



真的只有他们两个人呆在练习室里的时候,气氛就变得完全不对劲起来。朴志训还坐在地上不知道该做什么,他穿了件大领口的卫衣,两个手绞了卫衣带子玩。
姜丹尼尔赶跑了捣乱的同伴,一个人站在镜子前面拉伸,他跳过现代舞,韧带还是不错,但那些动作在朴志训眼里变得非常奇怪,伴随着他时不时低沉地喘气。
空调温度太高了,朴志训自己红了脸。

他磕磕绊绊地把一支舞跳完,偷偷瞥一眼那人的眼色,然后低着头不说话。
“小不点啊,感觉不对。”

姜丹尼尔走到后面,把脱下来的厚外套搭在椅背上,就留了一件白色T恤。
他搭着朴志训的肩膀。
和梦里一样。
朴志训敛去脸上不安的神情,不去看姜丹尼尔滚烫的眼神。他能体会到那类似的香水味和徒然爬升的温度。

“想想为什么人要唱情歌,小训。”
“假设我们是恋人。”

他带着朴志训跳舞。
有汗水流下来,那颗泪痣被磨蹭的晶亮,像是提醒着朴志训什么。他总算是跳完了,姜丹尼尔一把搂住他,近到朴志训都能看到那白皙皮肤上滑下来的汗珠,平白无故多了点荷尔蒙的味道。
“谢谢前辈。”
他不动声色的退让。




忽然记起来梦里的情形,也是跳完同一首曲子,他们贴的更近些,姜丹尼尔盯着他的眼睛看,好像突然凑上来要亲他。
那时候,他声音更沙哑一点,还带着釜山话的语调。
“小训再这么看我,可就要万劫不复了。”



“你这小不点怎么这么爱走神。”
“我们再跳几遍我就送你回去。”
姜丹尼尔看了他一眼,又笑开了,那细长的眼睛眯在一起,他几乎要笑得失去重心,朴志训盯着他,不知所措。
“你挠眉毛的样子真的好好笑。”
朴志训当下就觉得自己做的梦顶多算是凭空捏造,毫无章法。




真到了要分别的时候,姜丹尼尔站在他们公司楼下却显得焦急了起来,他翻了翻自己的大衣口袋,有点无奈。一脸愁色的样子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萨摩耶。
“前辈怎么了?”
“我手机没带出来,你们老师还让我报备一声呢。”
朴志训突然觉得好笑,他捂住自己的嘴哈哈笑了一下,有尴尬地盯着姜丹尼尔举足无措的脸,只得乖顺地交上自己的手机。那人手指比他几乎要长出半个指节,是修长的那一类,不是他自己圆润的像白年糕条的那种。
男人飞快的打下一串数字,朴志训偷看了一眼,却和他映像中的挺不一样,他抓了抓头发,却被姜丹尼尔身上骤然响起来的电话铃声吓了一大跳。男人像是得逞了一样的神色,换上一种得了便宜就买乖的样子,搂了搂朴志训的腰。

“存一下我的电话号码,不是说要假设我们是恋人吗。”




end


评论(17)

热度(140)